首页

鸾凤还巢第六十九章 孤身独行

“孤月姐姐,今晚真是多谢你呢。”木生阁小门外,花眠向孤月谢道。

孤月淡着脸,低声催她道:“你快些进去吧,莫叫人看见了。”

“那孤月姐姐,我进去了。”花眠小心推开小门,轻手轻脚地进了木生阁。孤月也不多做停留,在夜色掩护下匆匆离了此处。

花眠进了院子并不着急休息,而是先溜去柳枝兰住的偏房瞧了一眼,见屋里灯灭着,她才放下心蹑着手脚回木生阁附院睡觉去了。

木生阁偏僻,连带着下人们住的附院也不大,小厮侍婢们分住两间小房,好在这院里伺候的下人不多,不然休息时都挤在一张床上能把人给挤死。

祯茶琈琴是跟着柳枝兰后来的,木生阁里的下人借口附院里的床实在没有多余的空地留给她们。没办法,她们只好在侍女房里的床铺边临时搭了张巴掌大的小床,两个人挤在上面凑合着睡了,总归最后也是要搬走的,也就不做什么要求了。

花眠进房时,特意仔细瞧了眼祯茶和琈琴。天气冷,祯茶琈琴合盖一张薄被,两个人睡梦中都紧搂在一块儿了但身子还是微微发抖。

见两人没有什么异样,花眠才彻底放心地爬到床上自己的位置,用被子裹好自己后打个哈欠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伴着房里多出来一道匀长的呼吸声,小床上的祯茶琈琴同时睁开了眼。她们悄悄起身望了眼大通铺上熟睡的花眠,然后下榻开门关门,动作迅速而一声不响。

“姑娘。”二人潜进柳枝兰房内,跪在地上于黑暗中悄声向榻上唤着。

“取了遮光布遮上吧。”榻上人发出悉悉索索的动静,应是在榻上坐了起来。

琈琴祯茶得了吩咐便从榻底取出了藏着的几匹遮光布,随后手脚麻利的将它们挂到了窗上。

“姑娘神机妙算,那花眠今晚果真去了清风苑。”祯茶点上灯,一室光亮从屋外面看却是瞧不见的。琈琴单膝跪在地上向柳枝兰汇报着:“这个不老实的,也真是急不可耐。姑娘抛个鱼钩,她立马就咬上了!”

柳枝兰一直未眠,专等着琈琴探完消息回来向她禀报。“她去报信,明玥岚信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此页为本章 第1页 / 共3页~

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

(^ ^) 请退出阅读模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