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鸾凤还巢第七十章 低头折节

“算上这次,我们都见过四次了,也算是熟人啦。”蛇阴獠伸手向柳枝兰的脑袋去,“枝兰你就不要在乎这些啦。”

柳枝兰拍开蛇阴獠的手。四次?对了,算上蛇阴獠与祯茶琈琴做交易的那次确实是四次。“你去把灯点上。”

“额,这点灯嘛……”蛇阴獠有些犹豫,又向柳枝兰伸出手去,“枝兰,你不觉得这房里现在这样更有些趣致吗?”

“趣致?”柳枝兰皱眉再次拍掉蛇阴獠的手,“凤主,今日你我会面为的是诡雾染骨湮阁二派结盟一事,你如此轻浮做派是为何意?”

“枝兰,我这哪儿轻浮了啊?”蛇阴獠不死心地又伸手去柳枝兰的脑袋,柳枝兰也不再放纵他,抬手一抓再紧紧一握,直捏的蛇阴獠说话都变了声,“哎哎哎——,疼疼疼疼疼。”

“我说今夜凤主行为怎的如此反常,原来是凰主在鱼目混珠啊。”听着榻边人的号叫声,柳枝兰怕把人招来便松开了沉越的手。刚刚沉越的声音同蛇阴獠的一模一样,是口技?

“哈哈,叫你发现了啊。”沉越着被捏痛的手尴尬笑着,这个柳枝兰手劲怎么那么大,他一个大男人都被捏疼了。

“凤主呢?”柳枝兰盯紧黑暗中沉越的身影,“他怎么自己不来?”

沉越手不疼了,便将油灯点上了。灯芯一燃,满室皆亮,柳枝兰眨眨眼适应了下光亮,这才看清了桌边立着的人。

一改之前的劲装打扮,沉越一身黑衣肥袖宽摆,各色彩线在衣上交织成繁复美的花鸟花样,袖角衣摆又毫不赘余地用了金线与红线以千丝杂绕样做纹饰,再加上他足上一双缠枝金牡丹乌靴,这一整身套在他身上不仅衬得他身姿倜傥,更增添了许多风流多情的意味。

不仅衣裳换了,连他白肤面上的面具也换成了更尊显身份的墨玉缠金蛇面具,正与蛇阴獠戴的白玉缠金蛇面具相对应。柳枝兰瞧着他披散至尻后的柔顺乌发,心中略惊:之前她只见过沉越两面,且都没怎么仔细观察过,现在这么打量他,他的头发长度竟与女子有的一拼。

“尊主你怎么光看着我不说话,难道尊主你已经沉迷于我的玉树临风之姿了?”沉越转了个圈,他看柳枝兰盯着自己一言不发,那红若丹砂的薄便戏语连出,“尊主,你看上我并不丢脸,这世间迷恋我的女子多了去了。你放心,即便以后江湖上人人都知道了尊主你心悦于我,也断然不会有人取笑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此页为本章 第1页 / 共3页~

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

(^ ^) 请退出阅读模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