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鸾凤还巢第七十一章 密室夜谈

“柳、枝、兰。”沉越在榻边看着柳枝兰将自己的名字一笔一画地写在木牍上,“原来是这个‘枝’啊,我还以为尊主的闺名是取自‘芝兰生于深林’的‘芝兰’呢。”

柳枝兰不理他,签完协议后便将笔和木牍随手扔到了沉越怀里,“你可以走了。”

“尊主,消消火。”沉越怀抱笔墨砚台和木牍,嬉笑道:“以后你就会知道与我派共事斓曦是多大的好处了。”

柳枝兰瞥着他,紧闭的踌躇许久才张开道:“这协议……是你们凤主亲自书写的吗?”

“是啊,怎么了?”沉越捧道:“我们凤主写的字那叫一个游云惊龙,尊主是不是惊艳到了?”

柳枝兰眼神抓着沉越怀中的木牍不放,她脑海中回忆着木牍上朱红的字迹,语气低沉的稍显怪异,“字迹流畅一气呵成,起承转合落纸云烟,凤主的行楷仿自大家王羲之却又独有韵味,确实……很好。”

“想不到尊主对书法也有所了解?”沉越咂舌道:“尊主涉猎的倒是广泛。”

“皮毛而已。”柳枝兰匆匆躺下侧过身子面朝榻里,道:“凰主请回吧,走时别忘了摘遮光布。”

“嘿,你倒惯会使唤人。”沉越发句牢便按着柳枝兰说的做了,等屋内彻底没了声响,柳枝兰又翻过身子面朝外面,面容与心思是如一的凝如沉渊。

身量相近、声音相像、笑容相像、字迹又一模一样。蛇阴獠,玉谨墨,这二人之间究竟有何关系?如果这二人实为一人,但玉谨墨不可能是骨湮阁凤主的;可如果他们不是一个人,试问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

夜色极深,柳枝兰困倦的缓缓闭上了沉重的眼皮,有机会摘下蛇阴獠的面具,一切便都明了了……

“凤主,我回来啦。”藏瑰楼密室内,沉越奔到雕花黄檀圆桌边坐在凳上瘫软道:“凤主,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啊,那柳枝兰这次又想法子使唤我了,真真是气死我了。”

“你自己心思比不过她,有什么好气的。”蛇阴獠坐在沉越对面朝他伸手道:“契约呢?”

“额,这个契约嘛……”沉越闻言,随即面色凝重而自责地单膝跪在地上道:“柳枝兰没有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此页为本章 第1页 / 共3页~

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

(^ ^) 请退出阅读模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