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锁金丝笼第1章 生死边缘

符桃仿佛瞥见艳丽斑驳的血迹,在素白的床单上一点点的氤氲开来,无止的蔓延、攀爬,漫过了四壁墙,又预备着攀上天花板了。惨白而毫无生气的房间内,一时间开满了灼目的桃花。

夭桃、夭桃……

她蘸了自己的血,一遍遍书写着这个词语,神色近乎虔诚。

夭桃是一个笔名,笔名下的那个人,据说是一个写小说的。但是没有人看到过她的文字,一个段落也没有。

这个笔名的主人,名义上拥有众多的读者,许多人赞她文笔致细腻,情节丝丝入,最擅于微小之处动人心弦。她的作品被印制成册,远销海外,每一本书上,都大大的署上了“符桃”的名字。

不是夭桃。不是她。

她从小希望能成为一个作家,只是,在她小时候她的家人并不支持,而当得知了她罹患绝症之后,更不许她从事这样艰难的工作了。家人们把病情也瞒着她,生活中处处保护照顾她,又雇佣了一批人,耗费了许多钱财,将符桃打造成为一个作家,以此来实现她的梦想。

她知道家人的确是为了她好,她的身体无法负担这样耗费力的劳动;家里有足够的钱财为她治疗,又有足够的钱财做这一切,她更是格外的幸运。所以当她知道父母雇人用她的名义出书时,她没有争吵和反驳,甚至没有一丝不满。她知道家里人是为了她好,这使得她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都显得格外伤人。

只是她却并不开心。她曾经尝试着把自己的思路和灵感告诉写手,但写出来的仍然不是她想要的。后来她放弃了。母亲的神情是那样的小心翼翼,请求一般,让她不要累着自己,求她活的更长一点。她无法无动于衷,只能放弃了。

夭桃、夭桃……

她的手指舞在虚空,却像笔在纸上一般清楚的留下痕迹。也许是因为书写的人本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夭桃是一个笔名,笔名下其实有两个人。

她幻想过一个女孩子。那时候她小,正是充满朝气的年龄,她把所有的乐观积极开朗的格都加注在那个女孩子的身上。她每天为她的女孩子想一个故事。

那个故事其实很简单也很俗气,讲的是一个女孩子历经艰难、从不放弃,最终取得了成功——那时候她对成功的理解十分单一,就是指成为了最厉害的人。她又为女孩子添加了一个神秘的身世,增加了一些冲突,等到想无可想,这个故事就被她她抛在了脑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此页为本章 第1页 / 共2页~

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

(^ ^) 请退出阅读模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