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夜异0490 典当争端(1)

女人道:“这可是明紫铜胎瓶,就是一个也不止五十大洋啊。”

朝奉道:“我们童叟无欺,当不当随便。”

女人叹口气,摇摇头道:“当了,死当……”

这乱世年月,当铺的生意最火,但都把价值压的很低,很有趁火打劫的意味。朝奉负责看物唱价,后面有人负责书写当票,兑付钱款。

所谓“活当,死当”是只前者可赎回,但要按天算利息,其多少完全由当铺来定;后者不可赎回,当掉的东西完全由当铺处理。

东边那个窗口内也是一名中年朝奉,一个老者正在跟他交涉,其内容大概是老者前些时将一把刀当了二十二块大洋,今天确要二十九块赎回。

望月道:“这当铺好黑呀。”

胡娜道:“这家当铺怎么什么都收?”

当铺是不允许抵押或收留兵刃的,尽管现在是民国时期,这家当铺竟然违规作,故胡娜有此疑问——

海纳百川中间的门脸是接待有钱人或商贾的,门前是一对玉狮子,里面只有三个窗口,所当的物品从金银手势到古董字画,田产房契到车船绸缎等皆有,里面不仅有保镖,还有供主顾休息的藤椅与小几。

东边的门脸内没有高大的柜台与铁栅,只有一些名贵花卉、两张八仙桌跟几把太师椅,屋内有两名老朝奉与三个伙计负责,外面没有狮子,门两边的琉璃钵内各摆放着一只金葫芦。

黄掌柜在门脸前看了一遭,最后夹着光学记录仪进了海纳百川最东边的铺子。

见来了客人,朝奉与伙计一愣,这边都是接待大主顾的,到此典当买卖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商界名流,连军阀大盗都很少来,向黄掌柜这种衣着寒酸,步行而来的还是第一次见。

一个伙计道:“这位,您有事么?”

黄掌柜把包着光学记录仪的包裹放在桌上道:“我是来当东西的,你们看看我这块宝石能值多少钱。”

毕竟人老成,加之朝奉经多见广,一名老朝奉示意黄掌柜坐下,让伙计给他上了茶,老朝奉拿过包裹打开观瞧——他们典当行跟古玩行一样,物品不过手。

老朝奉左看右看,上观下观,脸上竟是疑惑之色,他招手叫过另一名老朝奉,二人边把那光学记录仪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着边打量对面的黄掌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此页为本章 第1页 / 共2页~

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

(^ ^) 请退出阅读模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