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挽歌不晚浮生若梦第二百二十三章韶华悲(三)

一语不能践,万卷徒空虚。

后山偶尔有小怪小鬼路过,苏挽歌此番让他到后山待一夜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将自己学到的东西付诸于实践,再者,磨磨他那柔软的子。

估着傍晚时分,苏挽歌负手走出留兰居,缓缓走向后山,找了个视角不错的枝,舒舒服服的躺着。

那哭包居然能忍住泪,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天空。慢慢的,天黑了下来,密林深处的东西开始躁动起来,空气中凉嗖嗖的,寒冷从每一个毛孔进入体内。

呜咽低泣的声音荡漾在空气中,传到清贺耳里,所有的恐惧都被高调撩拨起来,一下一下的冲激着他的心。

抱紧自己的膝盖,他显得那么惊慌失措。

苏挽歌第无数次摇头又摇头,这么低级的邪祟是念个决分分钟钟就能解决的事,怎的还把他难住了?

不过也怨不得他,他体内的筋脉似乎被什么堵住了,所以不管他再怎么努力,还是远远赶不上别人,等她什么时候有时间,便带他去恶煞成景转转。

传闻恶煞成景险象环生,最能激发人最原始的力量,说不定他能冲破那道屏障呢。

空气似乎又降了点,一个白影飘淡在空中,七窍流血,面容苍白,吓人得很,正悠悠淡淡的飘向清贺。

忽然瞥见好整以暇看着她的苏挽歌,女鬼吓了一跳,害怕得要往后退。

苏挽歌朝女鬼朝朝手,女鬼猛的摇了摇头,苏挽歌神色一冷,手中运起灵力,画了一个符,似乎女鬼再摇一下头,苏挽歌就让她灰飞烟灭。

女鬼战战兢兢的飘过去,问道:“高人,你要我做什么?”

苏挽歌看向清贺,“看见那个小孩了没有?我想让你对他说几句话”

“好,高人请说”

“你就说,恐惧是我们想象出来得东西,只有触恐惧,才能没有恐惧”,苏挽歌顿了顿,“然后让他主动你,再逼他打你”

“啊”女鬼张大了嘴。

“没事,那小孩没什么攻击力,伤不了你”,说着,苏挽歌顺势将刚才画出的符印压在了女鬼身上,“乖,快去”

女鬼无处述说冤屈,只能慢慢的飘向清贺,飘到清贺的面前站定,看了他半会,才道:“抬头看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此页为本章 第1页 / 共3页~

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

(^ ^) 请退出阅读模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