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挽歌不晚浮生若梦第二百二十四章韶华悲(四)

清贺发现师尊和一个叫宸越的魔族走得特别近,两人时常约在一起喝酒,有时候一喝就是一整天。

师尊还喜欢去玄远峰,有时候也会带着他去。

他记得有一次他与玄远峰的大弟子季绯月交谈,被他师尊见着,师尊竟然有些生气,告诫他让他离她远一点,师尊说师尊不喜欢季绯月。

清贺想,师尊是不是很在意他?所以他和别人交谈几句师尊就……吃醋了。

如此,他去玄远峰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一日,他正与季绯月探讨修仙修之道,却见师尊匆匆的路过。

可师尊没走,她藏在墙的拐角处,他看见了她的裙角。他一时头脑发热,对季绯月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可以……”

他见那白色的裙角不见了,便止住了话,又见季绯月一脸惊讶为难的看着他,他才急着解释道:“我说笑而已,你切莫放在心上”

说完,也不等季绯月说什么,飘似的离开了玄远峰。

当夜他彻夜未眠,他不知道师尊怎么想,师尊……会在意吗?

自那日起,他好几日都未见过师尊。

终于有一日,他见着了师尊,师尊看起来喝了很多酒,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的。

他有点认不出她来,因为她摘了面纱,而师尊此前从未摘过面纱。

师尊很美,美得与凡尘格格不入,她就应该像高高在上的天神俯瞰终生。此前,有人说师尊不揭面纱是因为丑得人神共愤,那些人真是大错特错。

师尊跌跌撞撞的向他走来,他有些不知所措。

师尊走到他面前,忽然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她说:“给我靠一下,累死了”

清贺那一瞬间心跳都停了,他最尊敬,最……心悦的人居然就这样靠在了他身上。

过了一会,师尊才抬起头来,眼里有些朦胧,她摇了摇酒瓶,“会喝吗?”

清贺赶紧点头,师尊轻轻的笑了笑在院中随便择了一处地方便坐了下来,她又道:“去我房中多拿几瓶酒来,再拿两个杯子”

清贺从来不敢违背她的命令,快速进屋拿了东西出来,师尊亲自给他倒了酒,递给他。

少倾,师尊骂了一声“混蛋”,他不敢问,却听师尊慢慢说来,“什么玩意……还我给他下药,沈清寒他娘有病啊,谁会赶着给他下药……我明明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此页为本章 第1页 / 共3页~

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

(^ ^) 请退出阅读模式 (^ ^)